因为发不出工资生活故事
分类:创业故事 热度:

  “待儿子长大了,即使他有很好的学历,如果再回乡当农民,但愿那时大师再不要当成‘稀奇’,不再像我这样受存眷”。

  离毕业还有几个月,邹子龙班上的同学大多选择到金融单元和国企上班,而已经被保送读研的邹子龙念念不忘的还是他的现代农业梦。

  有一天晚上11时多,钟倩琳送完菜回去。因为下雨,山路较滑,一不小心皮卡车就从山上冲下去了,一头撞到一块大石头上,车整个翻了过来,车尾卡在石头间,中间有个池塘,被悬空在水面上。“我也跟着翻了一圈,好不容易把车门踢开了,爬到阿谁石头上,当时就委屈得哭起来,然后才想到求救。”钟倩琳说,“接到求救电话,邹子龙爬了半个小时的山路,好不容易找到我”。

  在持久共同劳动中,他的执着、勤劳征服了这片荒地,同时也征服了陈羿好,两个年轻人擦出了爱的火花。其间,冯永久选择分开,投奔了珠海一家地产公司,此后邹子龙负责农业园的打点并带员工出产;陈羿好每天开着一辆破面包车满珠海跑,负责送菜。

  虽然邹子龙是学农业经济打点的,但毕竟没有种植经验,“种植尺度由我制定,但有些实际出产我也需要向当地老农请教”。刚到珠海,没有现成的农耕地供他们租种,租种的山头不仅仅要开荒,而且不通水,灌溉成了问题。但这并没难倒他们,他通过大量尝试,最终从很远的处所把山泉水接过来,通过重力加压引到山上实现了自流灌溉。没有电,他用6个车载电瓶串联起来解决生活和出产用电,用完了再拉到村里面去充电。开荒的日子,每天差不多花10小时泡在田间地头。

  这位人大的硕士,北大和人大的双学士,7年前放弃了原本可以留在大城市的工作机会,一头扎进了珠海偏僻的村子创业,开荒种菜,创办有机农业园,如今是300亩地的农场主,常年为上千个家庭餐桌提供有机菜。

  但愿儿子长大再当农民不要被当成“稀奇”

  做农业很难赚钱,做有机农业更难,一场自然灾害就会让农场颗粒无收。2012年,超强台风“韦森特”袭击珠海,绿手指农业园的蔬菜被席卷一空,养殖棚吹垮了,鸡鸭牛羊死亡殆尽,因为发不出工资,农场的员工全走光了,当时妻子陈羿好刚怀孕生子,整个农场只剩下邹子龙一个人在打理。邹子龙说,那一阵他焦虑得整晚睡不着觉。为辅佐他重建农业园,在最危难的时候,人大的师妹钟倩琳带着10万元资金入股,共青团珠海市委也向农场提供了2万元的创业资金,并组织了一批大学生志愿者参与了农场道路的修整工作。此后,农业园又通过消费者融资筹到数十万元,终于逐步渡过难关,走上正轨。

  一到田里精神就来了

  陈羿好生子后,为避免家族企业的嫌疑,邹子龙不再让妻子参与农场的事,专心在家带孩子。送菜的工作就全落在钟倩琳身上。“那时候可惨了,刚学会开车,边拿地图,边开车,还要边接客户电话,其实挺危险的!”钟倩琳说。

  陈羿好毕业前原本被一家电视台录用,同样出于对大自然的向往,在邹子龙的游说下,她掉臂家人的否决和邹子龙一道分开北京来到珠海;另一个被邹子龙游说来的是大学的好兄弟冯永久。他们三人在珠海三灶承包了一个山头开荒种地,用从家中借来的积蓄,创办有机农业园。

  邹子龙的办公室是建在农场田间的一间简易板房,推创办公室门,除了堆放了些农具和健身器材,在他办公室里没有老板桌椅,没有电脑。邹子龙说,本身除了偶尔进办公室放下东西外,其他时间都是在田间地头,几乎不坐办公室,以至于办公室里有老鼠出没。

上一篇:那就是希望大家在动手的过程中雨后小故事 下一篇:这和自己向往的人生还有很大差距奇闻趣事
猜你喜欢
各种观点
热门排行
精彩图文